杨冬:大数据在不可阻挡地改变船舶航运业的生态

  • 日期:07-09
  • 点击:(724)

色情综合色情播五月
杨冬:大数据在不可阻挡地改变船舶航运业的生态

  “大数据在不可阻挡的改变船舶航运业的生态。所以,从船舶航运业讲,我们到底是迎接,还是等待数据来改变我们,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香港理工大学航运研究中心副主任杨冬在由福州市人民政府主办,自贸区福州片区管委会、福州市商务局、福州市台港澳办、福州市贸促会、《财经》杂志、《财经》智库联合承办的2019中国供应链高峰论坛上如此表示。

  b9638da867914f67abbf188f9a4fb257.jpeg

  香港理工大学航运研究中心副主任 杨冬

  杨冬说,航运业是非常古老的行业,英国自三、四百年前就发展航运业,因为具有非常古老的传统,所以航运业对革新的承受度在各个行业中是最低的之一。但最近十年,数字化一直在推动航运业在进行行业的自审,以及推动航运业进行革新性变革。

  但是,目前出现的一些数据系统使得公司可以直接从船舶情况实时了解运输量,比如数据库AIS(即全球船舶自动识别系统),可把每个船舶的状态每隔六秒记录一下,能实时看到每一秒正在海上运行的船舶的原油运输量,这个就是非常大的革新了,完全改变了传统贸易监控的方式。

  LEE'S

  以下为发言实录:

  杨冬:谢谢主席。我是来自香港理工大学的杨冬,首先非常荣幸能有这个机会过来分享我们工作中一些关于智慧航运或者说智慧供应链的一些经验和知识。刚才我听到讲台湾这个司机,我觉得台湾司机很辛苦,天天被监控,同样的事情,航运业也在发生。我们发现不同的船行驶时候可能在相同的航段、相同状态下,但是耗油很高,所以我们在研究是什么原因让一个船在同样航程上耗油产生这么大差别,好多东西也是类似的。

  其实我们研究中心主要关注航运,今天主题是智慧供应链,如果别的专题下我们不太有发言权,如果大宗商品,那和航运的关系就是太密切了。因为传统上,大家听了半天大宗商品,我不知道你们认为什么是大宗商品,从航运上,大宗商品有那么几个:煤碳,铁矿石,油、还有粮食,所有这些大宗商品基本上国际运输都要通过航运,不可能通过飞机,也很少通过火车。

  中国恰恰是全世界大宗商品贸易的大国。我举个例子,这是我今年写一个基金申请用的数据。在四个大宗商品中,铁矿石和原油中国的贸易量全世界第一,尤其是铁矿石,中国进口量世界第一,日本全世界第二,但是中国进口量是日本8倍,全世界50%以上的铁矿石是由中国进口的。原油也是全世界第一,天然气和煤碳进口量排世界第二。但是国家一说发展绿色航运、多式联运,天然气价格要猛涨。因为估计中国进口会越来越多了。就像刚才所说,所有这些大宗商品基本上都是依赖航运,航运业本质对保障国民经济发展非常重要的,同时我们国家也建立了非常大的船队承载大宗商品的运输。前面几位嘉宾讲到供应链有几个问题,供需匹配,物流成本优化,质量效率这方面都是目前供应链存在的一些问题。那下面我就想用三个例子讲一讲,现在的这些新的数字技术和智慧技术怎么样去推动航运业解决这三个问题。

  航运业是非常古老的行业,英国三四百年前就发展航运业,因为具有非常古老的传播,所以航运业对革新的承受度是最低的。在航运业传统上,希腊、英国、挪威和丹麦他们都是家族性企业,他们觉得我们这套做了几百年了,很不容易改变,但是最近十年,数字化一直在推动航运业在进行行业的自审,以及推动航运业进行革新性变革。

  下面,我以三个例子来分别讲述,某一个数据系统怎么样从国家、企业和船舶公司角度推动他们发生变革。传统上每个国家对贸易量会进行预测,比如我这些量怎么来的?原油从哪些国家进口?煤碳从哪些国家进口?但是这些预测具备滞后性,都是已经发生之后才能知道这个贸易量,因为是通过海关的统计。但是,现在一些数据系统使我们可以直接从船舶情况实时了解运输的量,比如现在有一个数据库AIS,就是全球船舶自动识别系统,是把每个船舶每六秒状态记录一下,这个数据量非常大,一年大概8个T。挪威的学者去年就出了一个研究报告,就是他们不去统计海关的贸易量,相反他们去看船舶海上实时运行情况,然后他们去把这个数据从AIS系统里面拿出来,这样就能实时看到每一秒正在海上运行的船舶的原油运输量,这个就是非常大的革新了,完全改变了传统贸易监控的方式。

  另外一个例子就是价格预测。大家都知道从经济学上价格产生就是供需匹配产生的,刚才刘博士讲供需存在不确定性,所以价格预测非常难做,比如有时候铁矿石突然价格涨了或者跌了,同样通过这个全球船舶实时定位系统,我能够知道实时船舶上的流向,我把所有流向进行累加,当然这个技术很复杂,你就知道实时铁矿石贸易量,知道实时铁矿石贸易量就知道实时的供给量,知道实时供给量你对价格预测更精准。原来铁矿石贸易预测以国家为单位,通过船舶这个就可以把它直接以港口为单位,比如今天有多少铁矿石到港口,这边需求多少,我对明天价格就会有一个预测。

  那最后就是对船舶公司的改变了,就像我刚才所说的船舶公司是非常传统的,他们不太接收新技术,但是最近AIS系统对船舶公司操作有一个改变,船舶公司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当我一个船变成一个空船时,我最有可能拿到货进行港口转移,但是哪个港口最有可能拿到货这是不确定性的。传统船舶公司会怎么做?他会打电话给一些货代或者船舶经纪公司,你手上船往哪走,但是货代和经纪公司他们信息是片面的,体量有限。通过货运定位系统,可以看到实时有多少船往哪个港口走,如果通过过去历史数据把船舶流向实时预测,就会有更好的知识和经验去选择一个更好的船舶的选位系统,我把船舶往哪个地方去定。

  从以上讲的几个方面,我最近的工作经验就是:大数据在不可阻挡地改变船舶航运业的生态。所以,从船舶航运业讲,我们到底是迎接还是等待数据来改变我们,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我的发言就到这里。谢谢!

,查看更多

达到当天最大量